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其他类型>团宠师尊千千岁> 第五百一十六章 挑衅嘲讽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五百一十六章 挑衅嘲讽(1 / 1)

菩提巨树,越往高爬,身上的压力就越重。

清风悄然拂过脸颊,连同着头脑都清楚了一些。

杨泣坐在石阶上,看着面色苍白的吕欢好,面色阴晴不定。

这个来自合欢宗的女人,一身修为比他差了许多,竟然能跟上他的脚步,一路爬到七百多阶,难道说,她也与这棵菩提树有缘?

心思繁杂,易惹不安。

杨泣仰头冲树顶瞥了一眼,那里散发着淡淡佛光,显然是藏着什么佛家机缘。

他虽然对佛家不感兴趣,但机缘这种东西,谁会将其拒之门外呢?

吕欢好随意坐在台阶上,脑袋靠在杨泣的腿旁,就这么躺在台阶上,胸脯随着呼吸上下浮动,勾人至极。

「杨大哥,此处风景尚好,居高临下,若是在此处来一场鱼水之欢,定然别有风味。」

吕欢好看着杨泣,声音娇软,似有若无地媚惑在空气中流转。

杨泣瞥了吕欢好一眼,淡然道:「合欢宗的女修都如你这般不要面皮?」

「呵呵呵,这叫什么话。」吕欢好白皙的手指在胸前拂过,落在杨泣的腿上,「杨大哥,笑平不笑娼,都是修行之人,你们魔修借助魔气修行,我们合欢宗的女子借助精气修行,有何诧异么?」

杨泣轻笑一声道:「一群烟花柳巷出身的娼妇,也好意思与我魔道相提并论?」

吕欢好并不羞恼,翻了个身将杨泣压在身下,一头青丝垂下,媚眼迷离道:「杨大哥,可恰好是这么一群烟花柳巷出身的娼妓,成了胭脂国十三家大宗之一呢!血霖阁又如何呢?」

杨泣听到此话,眉头皱起,眼中慢慢涌现出杀意。

吕欢好起身从杨泣身上离开,将凌乱的衣裙捋平后,讥讽道:「杨泣,妾身习的媚术,见过的男人成百上千,你以为你的精气是什么天下珍宝?这天下能代替你的男人多得。」

她再次抬腿向上踏上两层阶梯,居高临下道:「杨泣,想杀我?可事实是,你们血霖宗全然被我合欢宗捏在手上,你心中那点儿傲气,早就在你那宗门妥协的时候被我踩在了脚下。」

杨泣脸色铁青,掌中浮现的那一抹杀机散去,重新恢复平静。

「先前妾身故意放低姿态,让你主动献出精气讨我换好,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,就是你想爬上妾身的床,妾身还不乐意呢!」

说完,吕欢好扭摆腰肢继续向树顶前行。

杨泣拳头攥起,望着那道令人无限遐想的背影,眸中冷厉越来越深。

「麻烦你让让,挡人家道了!这么大个子杵在台阶中央是当标杆么?」

这时一道清脆甜腻的女子嗓音传来。

杨泣皱眉。

哪个不长眼的东西,敢这么对他说话。

扭身,只见一名穿着绿袍的妙龄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后,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看着他。

杨泣眉头深深皱起,这少女她认得,是之前那个嚣张丫头的同伴。

「哟,这不是那个,什么杨泣么!」

李竹酒一边说一边打量他几眼,嗤笑一声,「欸,之前跟在你身后的那个漂亮姐姐呢?」

说起这个,杨泣脸色就阴沉了下来。

李竹酒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显然是嫌事情不够大,这是专门来挑衅他。

「与你何干?」

杨泣掌中魔气腾腾,右手一抬,一只巨爪浮现,朝着李竹酒的脸颊抓去。

李竹酒没有后退,掌中凝聚出一道剑光么,将巨爪斩碎后,笑嘻嘻道:「不要激动、不要激动,在这儿打架可不好,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。」

李竹手指朝树

下指了指,又道:「哇,那位姐姐比你有缘欸,都爬那么高了。」

杀人诛心!

杨泣心中火烧,双拳紧握,恨不能立刻将眼前这个嘴贫的丫头撕碎。

「不要生气,生气可对身体不好,对了,麻烦你挪挪位置,挡到我路了!」

李竹酒朝身旁推了推手,示意让杨泣快点让开。

杨泣冷着脸,觉得跟这个小姑娘在这里打架容易出事,干脆偏了偏身子,给李竹酒让出一条路。

「识时务者为俊杰,杨泣,你也是个俊杰呢!」

李竹酒双手背在身后,大摇大摆地从杨泣身旁走过,云淡风轻地跨上几个台阶将杨泣甩在身后。

杨泣压住火气,吕欢好、那个嚣张的丫头,还有这个绿裙丫头,这帮***别想活着走出洞天。

......

林厌离慢悠悠往上攀爬,很快又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——郑鸢。

对于这位郑鸢,郑道友,林厌离还是很感激的,就是可惜进入洞天的时候走散了,没能与这位道友多熟络熟络。

此时郑鸢正坐在石阶上,面上表情有些失魂落魄,想来她应该已经从李竹酒口中得知了她那两个师妹的死讯。

林厌离走向前,向郑鸢福了福身子,施了个礼道:「郑道友,节哀。」

郑鸢回过神来,发现眼前人是林厌离,不由有些心酸道:「厌离道友,有些几日未见了,你是和竹酒道友一起来的?」

林厌离点了点头道:「一起上的阶梯,只是她走得快些,所以在我前头。」

郑鸢精神有些恍惚道:「真好啊,要是我那两个师妹也在就好了。」

当时进入洞天的通道是随机的,她与两个师妹在通道中走散了,在洞天中,她也试着找过,可惜没有找到,没想到再次听到两个师妹的消息,竟然是两个师妹的噩耗。

郑鸢叹了口气,心中满是悔恨与悲伤。

当时她信誓旦旦地向师父保证一定将两位师妹平安无恙地带回宗门,如今两位师妹陨落在洞天之中,她回去后该如何向师父交代。

想到这,原本还有心力往上走一走的郑鸢,整个身子的气力都被抽空,双腿软绵无力,站都站不起来。

林厌离站在原地,沉默片刻后开口道:「郑道友,我就不在这里耽搁时间了,竹酒还在前面等我。」

郑鸢点了点头。

「我先前修行过一门望气术,你和竹酒道友都是福缘深厚之人,一定有能耐爬上树顶。」

「那就借郑道友吉言了!」

最新网址: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