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玄幻小说>第一夜的蔷薇> 第7章 Chapter2(3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章 Chapter2(3)(1 / 1)

“伯母,您别生气,”森明美打量着这个叫“阿婴”女孩子,“如今想要麻雀变凤凰的人太多了,我是怕您被蒙蔽。到底她是真心对瑄,还是有什么打算,您也未必全知道。”

“明美,”谢华菱怒极反笑,“不是所有的女孩子,都是跟你一样的。”

满室阳光中。

床上,越瑄神色清冷,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“如果瑄永远就只能这样卧床,不给你任何名分,也不给你一分钱,你还能一直照顾瑄,”森明美并不理会谢华菱,她望着叶婴,目光深远,缓缓地说,“那么,我会很钦佩你。”

夜幕降临。

没有月亮,星光寥寥。

窗外盛开的蔷薇花仿佛被笼上一层暗暗的薄纱,花瓣的色泽愈发浓郁,有种妖娆的美态。

叶婴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。

夜色将她整个人笼罩住,面容藏在阴影里,她看上去是极静的,如深夜中的雕刻一般,只有手指被星光洒照,皎洁得恍若有光芒。

“二少……”

向病床上的越瑄汇报完集团最近的一些事务,谢浦沉吟了一下,望向叶婴的方向,秀雅的面容上有些复杂的神情。

“怎么?”

面容依旧苍白,越瑄淡声问。

“……”

收到谢平递过来的眼神,谢浦顿了顿,笑容和暖地说:“几天没见,您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应该都是叶小姐的功劳吧。说不定下次回来,就可以看到您坐起来了。”

越瑄淡淡看了他一眼。

谢浦继续笑得云淡风轻无比自然。

“brila的项目,进展缓慢了。”

病床上,越瑄静声说。

“是的,”谢浦合上文件,解释说,“大少希望接手这个项目,夫人不同意,老太爷态度不明。昨天上午,大少在美国连线参加了视频会议,结果不欢而散。”

低低地咳嗽了一阵子。

越瑄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。

身后飘来那些隐隐的话语声,听着听着,叶婴渐渐有些出神。她望着窗外那一片片的蔷薇,它们是昨夜才开始绽放的,只用了一天的时间,就是如此盛放之态。

而她……

已经多久了呢。

三个多月了。

很快就要四个月。

夜色中的蔷薇花瓣,暗暗的,仿佛是血的颜色。漫天的血,无法睁开眼睛,整个世界都被血红的腥热涌满了……

脚步声传来。

叶婴从恍神中醒转过来时,谢平和谢浦已经快要走过她的身边,她低头垂目,恭敬地退后了一步。

谢平直接走过去。

后面那人的步伐却在她面前停了下来。

“叶小姐。”

声音温和好听,谢浦对她伸出手,叶婴略迟疑一下,握住了他的手。

这不是她第一次见谢浦。

谢浦身材修长,容貌秀雅,眉目如画,如同古书中的仕子,令人一见难忘。只是前几次,谢浦只顾着二少,外界又事务繁多,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走,并没有留意过她。

“今后,还要麻烦你继续专心照顾二少了。”

谢浦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他的声调很轻柔,眼底却有一种很深很复杂的眸光。

“是,我会的。”

抬头望了他一眼,叶婴无法判断那是她的错觉,还是“专心”这两个字确实是被他强调了的。

谢浦对她又是一笑。

走了出去。

房间里一片寂静,叶婴皱了皱眉,把心思从谢浦身上移开。她轻步回到病床前,见越瑄苍白疲倦地阖着眼睛,唇色比枕头还要雪白。每次都是这样,他硬撑着打起精神聆听和处理集团的事务,而当谢平和谢浦一离开,他浑身的气力仿佛都被抽走了一般。

“吃点东西好吗?”

知道他并没在睡,叶婴拿起放在床头的一盅保温壶。她拧开盖子,鸡汤的香味溢了出来,引得人食指大动。

“说了那么多话,消耗了那么多体力,应该补一补才对。”她调整病床的角度,让他的上半身稍微起来一点,然后,她吹凉勺子里的鸡汤,笑盈盈地说,“你不喜欢吃油腻的,我请董妈把鸡汤里的油全部吸走了,很清淡,也很香,你尝尝看?”

勺子喂到越瑄的唇边。

他漠然地阖着眼睛。

“就尝一尝,好不好?”她笑得眉眼弯弯,“这个熬鸡汤的方子是我的独家秘方呢。”

睫毛缓缓抬起。

越瑄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。

“小时候我生病,也是什么都不想吃,”她将勺中的鸡汤又吹凉一些,小心地喂进他苍白的双唇中,“爸爸就会熬这个鸡汤给我,放几颗红枣,再放一点中药,熬好几个小时,再把油全部吸走,然后我就会咕咚咕咚喝一大碗。”

一勺一勺。

她喂他喝了有小半碗的样子。

“嗯,差不多了。”

满意地将手中的碗放下,叶婴按了床边的唤人铃,几乎立刻有女佣在门外应声,进来将屋内的东西收拾好。倚躺在床上,越瑄的气色比刚才好了很多,双唇也不再苍白得像纸一样了。

他眼神淡淡的。

望着落地的玻璃窗外,那大片大片如同花海一般的蔷薇花。

“是谁种的这些花?”

随着他的目光望出去,过了一会儿,叶婴好奇地问。没有得到他的回答,她也不并沮丧,笑了笑,又接着说:

“或者,我应该问,是谁这么喜欢蔷薇花?”

虽然从法国来到谢宅之后,她每时每刻都守在谢瑄的身边,连踏出房门的机会都很少。但是站在窗边,园子里触目所及的花卉,几乎都是蔷薇,各式品种的蔷薇。

“是森小姐吗?”

她试探着问,查看他的神色。

越瑄望着窗外,眼瞳依旧是淡淡的。

仿佛完全没有在听她说话。

“这么冷淡,”突如其来一种挫败感,叶婴叹了口气,“车祸之前,你就是这样,车祸之后,你还是这样。有时候,真想从你的躯壳里,揪出你的灵魂来看看,是不是真的对什么都无动于衷。”

越瑄漠然着。

“好吧,那你继续在你的世界里吧。”叶婴去倒了一盆温水回来,拧湿毛巾,“我要开始为你擦澡了。”

每天,她都要为他至少清洁一遍身体,防止褥疮的发生。

蔷薇花的夜色中。

叶婴用柔软的毛巾,轻轻擦拭他的肌肤。几个月的卧床,越瑄的身体苍白消瘦,肌肤似乎是透明的,她不敢用太大的力,湿润的毛巾轻轻擦过,奇异的,他的肌肤竟仿佛映出莹润的光泽。

她呆了一呆。

赶忙收敛心神。

擦拭完他的颈部、胳膊和上身,她轻轻撩起盖在他腰腹部的薄被,拿着毛巾探手进去--

一只手忽然阻止了她。

那只手冰凉苍白,吃力地抓住她的手,没让她真的探进去。

叶婴一惊。

她诧异地盯着那只手看了几秒,才梦醒般望向那只手的主人,愕然地说:“你的手能动了?”

“嗯。”

越瑄应了声,将头偏向枕头的另一边。

“那你又不说!”她心中喜悦,顾不上抱怨他,反手握住他的那只手,握紧它,“医生说你进步快,我还一直担心他是在安慰大家,没想到,现在你的手就已经恢复到可以抓握了!”

越瑄把手从她的掌心抽走。

“啊,连抽走的力量也有了!”叶婴很开心,笑容将她的眼睛都点亮了,看了看疲倦得仿佛将要睡去的他,她又捉弄般地问,“那,你刚才抓住我的手,只是为了显示你的手部力量吗?”

夜色淡淡。

蔷薇花香涌动在玻璃窗外。

“不回答的话,我就擦澡了哦。”叶婴一脸无所谓地说,又一次撩开盖在他腰腹间的薄被,拿着毛巾准备去擦拭他的腹部。

越瑄眉心一皱。

他再次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不用。”

他淡声说,然而耳际的晕红却暴露了他微微窘迫的尴尬。

“你是要自己擦吗?”

叶婴眼中含笑,她将毛巾递到他的手中,看着他吃力地想要握起毛巾,但是刚刚才恢复了一点点力气的手指,颤抖着,几次从毛巾上滑落。

越瑄狼狈而懊恼地闭上眼睛。

“要不然,”捡起毛巾,在温热的清水中洗着,她说,“我请护士小姐进来帮你擦澡?”

越瑄眉心皱起。

“不要护士小姐,那就喊佣人来?”她再提议,等了几秒,说,“既然你不反对,我就喊人了。”说着,她伸手去按唤人铃。

越瑄霍地睁开眼睛!

他盯着她,眼神冰冷,面容也彻底冷了下来。叶婴却笑吟吟地看着他,她眸底乌黑,仿佛是有香气的,亮亮的,又是妩媚的。手指从唤人铃上收回来,她重新拧起毛巾,眼底含笑地说:

“你只接受我一个人,对不对?”

除了深度昏迷的那些日子,在越瑄清醒的时候,他只能接受她一个人碰触他的身体。从谢宅佣人们偶尔的话语中,叶婴大约知道了,越瑄是异常有洁癖的人,在车祸之前,哪怕身体情况再不好,像洗澡、擦澡、换衣服这种贴身的事情,他也从不让任何人帮他做。

落地窗外的蔷薇花。

在星光中美丽,又有一些妖娆。

薄被下,温热的毛巾轻柔地擦拭过他的腹部、双腿,她又小心翼翼地将他侧翻过来,擦拭他的背部、臀部。

气氛不知怎么。

有种缭绕的暧昧。

如同窗外暗涌的花香,明明是闻不到的,却一丝丝,一寸寸,沁在空气中。

“今天森小姐的那些话,你都听到了。”换了块毛巾,轻柔地擦拭他的右脚,叶婴漫不经心般地说,“她太冷酷了,就算想退婚,也可以等到你身体康复之后再进行。”

“你恨她吗?”

温热的湿气将他的脚趾熨成淡淡的晶莹粉红色,玉一样,清秀可爱,她的心神不由得分了一下,视线赶快移开。

越瑄漠然地躺着。

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不过,我很感谢她。”

终于将他的全身都擦拭完毕了,叶婴拿走水盆和毛巾,清洁了自己的双手,又走回他的床边。

“如果不是她这样远离你,我怎么可能会有照顾你的机会。”她笑容温柔,将薄被拉高,盖好在他的肩膀处,“原本上次强吻了你,我心里还有些不安。”

“现在不会了。”

她低头凝视着他,目光落在他苍白的双唇上。

“既然她已经放弃你,那么,”在蔷薇盛开的这一夜,叶婴弯下腰,轻轻吻在越瑄苍白清冷的唇上,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