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玄幻小说>第一夜的蔷薇> 第11章 Chapter4(1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1章 Chapter4(1)(1 / 1)

“这位就是叶婴小姐,她毕业于……”

森明美淡笑着向众人介绍,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拿着的履历资料,皱眉念着说:

“……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。”

房间里一阵安静。

设计师们面色怪异地互相看看,什么叫做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,有这所学校吗,简直闻所未闻。

“从今天开始,叶婴小姐出任设计部的副总监,这是她的设计作品图稿,大家可以传看欣赏一下。”森明美将手中的另一本册子扔给右手边那位仪态严正的中年女子,中年女子认真地翻看了几页,眼神奇特地看了看站在森明美身侧的叶婴,又将设计图稿的册子传给那全身是洞的嬉皮青年。

非常出色的设计。

新颖的结构。

可是--

嬉皮青年略翻几页,嘲弄地笑了笑,将它扔给那正盯着自己的设计图发愣的少女设计师。少女设计师心不在焉地翻了一下,顺手把它递给右手边那位美得惊人的女设计师。

“这位是贝琼安女士,乔治,翠西,”同时,森明美向叶婴逐一介绍房间的人,中年女设计师贝琼安同叶婴握了握手,嬉皮青年乔治上下打量叶婴,略显笨拙的少女设计师翠西紧张地对叶婴点头致意,“海伦,迈克,简森,他们都是公司非常优秀的设计师。还有,这是制版师阿林、詹妮,这是高级缝纫师秀姐。”

叶婴含笑向每个人或握手或致意。

但是她的礼貌,并未获得所有人的回应。

“叶婴小姐,你确定那是你的设计图?”美貌惊人的女设计师海伦眼神深沉,盯着叶婴问。

叶婴嗯了一声,望回去:

“是的,我确定。”

“很漂亮的设计图稿,服装的廓型非常有力,也非常有创意,”海伦的唇角有抹讥讽,“只是,你知道服装设计图同美术作品的区别吗?”

房间内传出几声低笑。

此时众人都已传阅完毕那一册设计图稿。

“海伦,对于一个毕业于加拿大威治郡服装设计学院的设计师而言,你的问题太深奥了。”倚坐在宽大长桌上,乔治环抱着双臂吊儿郎当地说。

一阵哄堂大笑。

森明美淡淡瞥了眼叶婴。

如果没有叶婴,另一位资深的设计师廖修将会升职为设计部副总监,海伦对他狂热的暗恋,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事情。虽然她答应过瑄,要带阿婴入行,然而在设计师们的世界里,只靠裙带关系,是无法让他们折服的。

“一件设计的产生,要经过从平面到立体的过程。在绘制平面设计图的时候,你或许觉得可以随心所欲、凭手画图,但是当把平面图纸转化成立体的形态时,就要用到严谨科学的剪裁技术。”

如同在课堂中讲解一般,贝琼安凝重地对叶婴解说:

“就像盖房子,建筑师的想法即使天马行空,也必须遵循严格的力学和结构学的原理,否则房子就无法安全地建造。同建筑相比,服装设计虽然有更多自由的空间,但也要有能够剪裁出来的可操作性,否则你画得再美也不过是空中楼阁,只会留下笑柄。”

“现在很多不入流的设计师都这样,”海伦冷笑,“只管把设计图画得天花乱坠,骗客人上当,实物出来却一塌糊涂。比如这幅画稿,美则美矣--”

随手翻开的那一页。

是一袭红色的礼服裙。

它的廓型有种凌厉的美感,通体一片式的剪裁,前面是一体的,在背后处缝合,简洁的线条,冗出的红色面料却令人惊叹地堆叠出一朵温婉的花,那妩媚同整体廓型的硬朗构成奇妙的对比。

仿佛行走在钢铁世界中冷漠的人。

内心竟依旧柔软美丽。

“詹妮,你觉得这能裁剪出来吗?”海伦又是冷冷一笑,将那页的设计图稿递向制版师詹妮。

胖胖的詹妮接过来,看了看,蹙眉摇摇头,说:

“这几乎,是不可能的。”

有一两位设计师窃笑起来,詹妮继续蹙眉研究,转头同另一位制版师阿林交换意见。

“这样的设计图纸,就是一张垃圾,”海伦眼神阴沉,美丽的她看起来竟有些似深海中的女妖,“哼,叶婴小姐,我不管你是不是靠着伺候植物人挤进这间公司,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,就凭你这点本事,还差得远。”

植物人。

几声低咳响起。

在场众人不约而同都有点尴尬。

二少受伤瘫痪的消息虽然没有见诸于媒体,却一直在集团内风传。这位叶小姐能够出现在这里,凭借的是将自己卖给今后只能瘫痪在床的二少,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但是这些被海伦当众说破,毕竟很不合适。

叶婴眼神一冷。

一直悠静旁观的森明美也立时站直身体,声音里带了不悦和警告:“海伦……”

“就是说,你们全都看不懂,这张设计图应该如何剪裁,是吗?”明亮得近乎晃眼的满室阳光中,叶婴低低一笑,她的目光碰触到在座每一个人,然后迎住海伦的视线,慢声说,“虽然今天是我第一天报到,会有些失礼,不过,我很乐意为你展示它的剪裁方法。”

这样的语气!

房间内众人皆呆了呆。

“什么?”

海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个闻所未闻的来自野鸡大学的女人,只是靠着攀附全身瘫痪的二少硬挤进来的女人,刚才是在嘲笑她和其他所有的设计师吗?

“哈,好啊,就让我们来欣赏一下从设计图稿上走下来的您的作品吧!”惊愕之后,海伦也笑起来,目光沉沉地盯着叶婴。

几十匹的布料堆在小型制衣车间的右扇窗边。

其中红色的布料有七八匹。

各种不同的材质。

叶婴走过去,像触摸情人的肌肤,她的指尖在每匹红色的布料上轻轻滑过,然后一伸手,她将其中一匹从布料堆里抱了出来。

海伦冷冷嗤笑了一声。

森明美站在窗边,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抱着布匹向工作台走去的叶婴。对于时装设计作品而言,选择错了面料,就像厨师做菜选错了食材,无论怎么做都很难做出想要的美味。

所以,她自己在选择面料时一贯谨慎。

必定要完全将面料展开,透过阳光去看,再在完全的灯光下去看,用手指将它揉捏,感觉它的厚薄,考察它的展性和垂性。

而叶婴,只是手指碰了碰,在每匹布料上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两秒。

走至宽大的工作台前。

叶婴手一扬,暗红色的布料在阳光下应声飘扬着展开,透过缕缕光芒,如同旧年美丽的红葡萄酒,光芒涟漪般闪动,带着光滑润泽的丝感,又有挺括矜持的厚度。

颜色同设计稿上面的一模一样。

那是德国制重磅光面真丝。

制版师詹妮和阿林皆是眼神一动,互相看看,又见叶婴站在铺平的真丝面料前,凝神沉思了将近一分钟,然后见她拿起一块划粉。

工作台的右手边,有一个架子,繁多又整齐地放置着各种画图和划线时需要的各种直尺和曲尺。

在布料上划线,同在设计纸上画线是不同的,纸面平展硬挺,布料却有各种质地和延展性。每当拿到时装的设计图稿,同其他高级制版师一样,詹妮和阿林都会先进行研究,在立体模特身上反复试过,再选择各种合适的直尺曲尺,小心翼翼地在布料上进行划线,假使单纯用手来划,会容易出现误差,而哪怕线条只是差了几厘米,剪裁出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。

刚才詹妮之所以认为这个设计稿无法实现,是因为它是一片式的设计,无法分成小片来剪裁,那么就需要极其精湛准确到近乎天才般的判断力。即使她现在已是业界闻名的制版师,仍是觉得难度太大。

白色的划粉。

选择在几处点了一下,做上标记,叶婴没有去选择任何一把尺子,直接拿起一把锋利的剪刀。

“嚓--”

闪着光泽的真丝如行云流水般被裁开,那流畅的速度,毫不迟疑的姿态,使得房间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。

转眼之间。

那块真丝的衣料已裁完一半。

作为入行很久的制版师,詹妮和阿林惊诧地站起身来,从那裁剪出来的线条,两人已可以看出成衣的雏形了!

倚坐在另一张工作台上,乔治环抱双臂,用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态看着马上就要剪裁完毕的叶婴。

海伦的脸色变了变。

虽然从目前平铺在台面上的剪裁,还不能完全看出究竟效果会是怎样,但是从詹妮和阿林惊诧地围过去走到叶婴身后,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她已可想之。

“嚓--”

剪完最后一寸,叶婴放下剪刀,双手轻轻一抖,那美丽如红葡萄酒般的真丝从工作台飞扬出来,那是一片完整的剪裁,也是一片完美的剪裁,线条极致的流畅,没有任何脱丝或偏扭。

拿到一具立体模特身旁。

叶婴将刚刚裁好的衣料裹上去,暗红色的真丝,从肩部、到胸部、到腰部,转过来,从后背、到后腰、再到婉转而下的臀部,她用别针一一固定好。

“哦,天哪。”

詹妮忍不住伸手碰了碰,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,每一寸线条都那么的完美服帖,仿佛是第二层肌肤一般,而且,这居然是一气呵成的剪裁。

叶婴将最后一根别针钉在立体模特的腰臀部。

曼妙的腰部线条。

冗出的暗红色真丝垂下,恰好在那里堆叠成一朵美丽的花。

鸦雀无声。

叶婴转过身,笑了笑,目光再次逐一看过在场的所有设计师们,问:“剩下的缝纫工作,需要我继续演示吗?”

众人的神情都有些尴尬。

“咳,”森明美打破气氛说,“阿婴,我带你去看一下你的设计室,从明天开始,你就可以正式上班了。”

傍晚。

回谢宅的路上。

黑色宾利被司机驾驶得异常平稳。

静静望着车窗外的景物,叶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她的眼瞳黑如深潭,映过繁华的街道和一座座商铺。红灯的时候,黑色宾利停在十字路口,空气中飘过一阵诱人的烘焙香气。

她的睫毛扬起。

在路口的西南角,再往里大约五米的距离,有一家西点店,店门处挂着一面红白格子绣有蔷薇的旗子,明亮的玻璃橱窗摆有各种诱人的糕点。

“麻烦您,靠路边停一下车。”

叶婴对司机说。

推开西点店的玻璃门,清脆的风铃声响起,扑面而来浓浓的香气,叶婴拿着托盘走过一格格的糕点。精致漂亮的卖相,品种也很全,她默默地看过去,并没有去拿取。

忽然一抬头。

在一整层的各色糕点中间,有一个高出来的小圆台,里面摆放着一只只新鲜烘焙出来的面包。

她拿了一只放进托盘。

想了想。

又拿了一只。

“小姐,您拿的是我们店的招牌红豆面包,我们已经做了二十多年了。”一个穿着围裙的女孩子笑着说,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,“凡是老顾客最爱的都是它,希望你也能喜欢它。”

那笑容充满了阳光。

清澈得未染一丝尘埃。

叶婴不禁也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笑了笑。

等候结账的时候,店内一面布帘撩起,一位胖胖的女烘焙师傅边走出来边说;“小沅啊,黄油快没了,进货的时候别忘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妈。”

女孩子小沅麻利地把两只红豆面包包起来,递给叶婴,笑容满面地说:“谢谢光顾,欢迎下次光临哦。”

风铃声再次响起。

望着玻璃门外叶婴走远的身影,小沅羡慕地说:“她长得多美丽啊,如果我能有她一半的美丽,不,只要有三分之一,我就满足了。”说完,回头一看,却见自己的母亲也望着门口出神,“妈,你也看呆了啊。”

妇人愣了愣,又摇摇头,说:

“可能我看错了。”

回到谢宅的时候,已是彩霞满天。

下了车,叶婴没有多做停留,穿过花园,走进藤蔓如荫的白色建筑,直接向一层东面尽头的越瑄房间赶去。越走越近,看到两位特护和所有的佣人都留在门外,她禁不住皱眉。

“叶小姐,您回来了。”

仿佛看到了救星,特护和佣人们喜出望外地说。

“你们全在这里,那谁照顾二少?”叶婴按捺住心中的不悦,尽量温声问。

“叶小姐……”

特护和佣人们面露难色,然后是特护珍妮解释,二少不肯让人进入他的房间,说是如果身体有状况或者疼痛发作,他会按铃唤人。她们也觉得十分不妥,但是谢平先生也说服不了二少,除了中午送饭进去,她们只能寸步不离地守在门外,小心聆听房间里有没有异常的声音。

“咚、咚。”

轻敲两下门,叶婴将门打开。

一室宁静,淡红色的霞霭从落地玻璃窗涌进,踩在柔软的地毯上,她近乎无声地走过去。越瑄转过头,看到是她来了,他没有出声,又转回头望向窗外的蔷薇花。

小心翼翼地将床调高些。

叶婴半抱着使他靠坐起来,然后,她趴在床边,轻轻握住他冰凉的左手,眼神盈盈地说:

“为什么不让她们进来照顾你?”

越瑄静默着。

“我希望你只是属于我的,我也不希望别人靠近你,”她的脸颊温柔地在他的掌心磨蹭着,“可是,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会不放心。腿部的按摩还是我来做,不会让她们碰到你。只是我不在的时候,留一个护士在房间里守着你,好不好?”

说着,她依依不舍地又轻吻了一下他的掌心,坐到床边开始为他按摩腿部。从上午开始,一直卧床到现在,他的腿部肌肉已经有些发硬,她用了比平时要大些的力量,才慢慢揉开。

一边按摩着他的双腿,她一边讲述着在公司发生的事情。听到母亲将她任命为设计部副总监,越瑄微微皱了皱眉,听到设计师们对她的怀疑,他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那个叫海伦的设计师……”叶婴揉捏着他的脚踝,声音顿了顿,睫毛遮住眼中的寒意,她将植物人那段掠过去,“不相信那张设计图能真正实现,于是,我就做给她看了。”

绘声绘色地讲完。

她得意地瞟向他,笑着说:“怎样,我是不是很嚣张啊?他们应该不会喜欢这么一个既没资历,又不谦逊的副总监吧。可是我不需要他们喜欢我,只要你喜欢我,就足够了。”她将双手互搓得热热的,捂上他的脚趾,直到那寒玉般的脚趾一点点变成粉红的色泽。

按摩完毕,她的全身已出了薄薄一层热汗。洗干净双手,她重新坐回来,笑盈盈地对他说:

“现在,我要给你变一个魔法!”

十指纤纤在他面前挥了挥,染着薄汗的体香萦绕而来,她忽然眼睛一亮,惊喜地盯着他说:

“看,原来就在你的胸口藏着一份神秘的礼物呢!”

越瑄垂目看去,胸口的位置,在雪白的薄被下有一个鼓出的凸起,他禁不住微微动容,抬目见她笑得像个得逞的孩子,他的唇角也弯了弯。有些吃力地掀开薄被,他看到那是一个西点店的纸盒。

“好吃的红豆面包来了!”

拆开纸盒,叶婴拿出一只面包。面包烤得非常松软,表层有着诱人的光泽,她掰开它,露出里面的红豆馅,献宝般地凑到他的嘴边,眼睛亮亮地说:

“尝一下。”

温热的,红豆一颗颗饱满圆润,入了口中轻轻一咬便软糯地融破了,并不是很甜,有浓浓的香气,自然纯朴,仿佛来自最温暖的地方,越瑄仔细地吃着。

“这只给你,我吃这一只。”

将那只红豆面包放到他的手中,她从纸盒里又拿出一只,像干杯一样调皮地同他碰了碰面包,说:

“cheers!”

窗外盛开着美丽的粉红蔷薇。

傍晚的霞光亦是美丽。

房间里有淡淡的红豆香,看着他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,她笑了,也一口一口细细地品尝着。

越璨将房门敲响打开时,看到的正是两人一起吃面包的画面。他诧异地挑起眉梢,信步走过来,调侃说:

“你们这两个贪嘴的家伙,什么这么好吃?”

叶婴手指一僵,下意识地想将还剩下少许的面包收起来,越璨的目光却已落到了那个西点店的纸盒上。红白格子的底图,中央是一朵粉红色的蔷薇。

越璨的眼瞳骤地收紧。

他立时看向叶婴!

叶婴低着头,缎子般的乌发遮住她的面颊,如玉的鼻梁,羽绒般浓黑的睫毛,她的指尖捏着那只面包,里面颗颗红豆,像干涸已久的血。

“是红豆面包,”越瑄对石雕般僵立床边的越璨说,“哥,你要吃一点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越璨缓缓将视线收回,眼底深处依旧有隐藏不住的暗黑,他对越瑄说:“祖父下星期回国过寿,想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,能否出席寿宴。”

“我会尽量。”越瑄回答说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