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玄幻小说>第一夜的蔷薇> 第20章 Chapter7(1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0章 Chapter7(1)(1 / 1)

几天后的清晨,叶婴跟谢宅其他的佣人们一起,安静地等候在花园僻静的角落。旭日的阳光一缕缕照耀,茵茵的草坪,清爽的绿格凉伞,白色藤制的圆桌上,一屉屉散着热气的精致广茶早点和各色炖盅。谢老太爷、越瑄和森明美,三人在共进早餐。

草坪上传来谢老太爷精神矍铄的笑声。

远远地,可以看到谢老太爷慈爱地给森明美夹一只虾饺,又为越瑄夹一只烧麦,森明美娇嗔地又夹了很多放在谢老太爷的碟中,两人和乐融融地边吃边谈笑。

轮椅里,越瑄穿一件蓝色衬衣,浅蓝色薄质开衫,膝上盖着墨蓝格子的薄毯。在一缕缕的晨光中,他神色宁静自若,虽然并未开口说话,但仿佛一直在凝神静听。

三人的画面看起来异常协调。

晚宴后的几天,每日的早餐都是如此。为了更加方便,森明美甚至住在了谢宅,房间就安排在越瑄的隔壁。

第一天的时候,叶婴将越瑄推到草坪的圆桌旁,向后退了稍远一点的距离,以便随时照顾越瑄的身体,管家却客气地请她再远些,不要影响到主人们进餐。于是,她与那些手捧着餐具、毛巾、清水的佣人们,站在了一起。

叶婴静默地站着。

今天的早餐时间格外漫长,脖颈有些酸了,她微微侧头,眼角的余光撇到一个人影。花园尽头的阴影处,越璨走了出来,他驻足望向这边。

老太爷宣布越瑄与森明美的婚事,按理越璨应该倍受打击,但几日来,不仅森明美表现得自若如常,越璨也一副毫无所谓的模样。叶婴淡淡地思忖着,直至身上有种刺痛的灼烧感,就像有人在久久凝望着她,自越璨那个方向。

站在小会客厅的落地窗前。

手中握着手机,谢华菱也看到了花园草坪中的这一幕,见瑄儿同明美坐在一起,她的神色十分复杂。

“笃--”

手机突然毫无预警地震动起来,随即一首拉丁舞曲的来电铃声响起,谢华菱的右手一颤,手机险些落在地毯上。这些天,她的手机电池始终是满格的,也随时都拿在她的手边,连睡觉都在她的床头。

现在,它终于响了。

她知道那是谁打来的,她只为一个人设了这首来电音乐--

“洛朗。”

盯着屏幕上的名字,谢华菱没有立刻去接,而是死死握紧手机,心中默数了十下,才接通它。

“喂?”

她的声音里却还是有克制不住的一点抖动,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,在那个浑身充满致命魅力的男人面前,她像是被剥掉了所有外壳的不经世事的小女孩。

“是小菱吗?”

清晨的阳光明亮得炫目。

恍若身处在令人眩晕的万花筒中,谢华菱有些看不清楚窗外的景物,也有些听不清楚手机那端传来的,熟悉如同昨日,令她心脏狂跳的声音。

不知何时,越璨已走到了叶婴的身旁。见他走过来,佣人们识趣地自动向旁离开了远远的距离。他望着前方凉伞下的森明美和越瑄,对她说:

“你有没有觉得,那两人很相配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叶婴斜睨了他一眼,声音缓长道:

“我倒是觉得……”

她故意卖了个关子,停下不说。越璨挑眉,问:

“嗯?”

“……你跟森小姐更相配,”叶婴笑容温婉,像是安慰地说,“希望谢老先生能早日想通,成全你和森小姐这一段佳话。”

越璨神色僵住。

“你这个女人,死到临头犹不自知!”他的声音喑哑得如同从喉咙里挤出来,“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,你以为你还可以在这里呆多久,不肯自己离开,难道非要……”

“呵呵,”叶婴低头一笑,极轻地说,“大少,你是在担心我吗?我还以为,你已经对我完全忘情了呢。”

越璨的神色变了几变,他略吸口气,转身大步离开!

“叶小姐,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?”

这天下午,谢老太爷将叶婴约在一间日式茶室。在说了些感谢她将越瑄的身体照料得如此之好,聊了些她生活学习的经历之后,谢老太爷笑呵呵地手捋白须,慈祥地问。

“我想继续照顾二少,”叶婴垂目静声说,摆在她手边的是一杯极品冻顶乌龙,袅袅升起茶香,“同时,我也会尽我的能力,做好公司里的事情。”

“好孩子,”谢老太爷笑容满意,“我听华菱说,你在设计部担任设计副总监,工作很忙。晚上还要照顾瑄儿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叶婴轻轻摇头,微笑说:

“不会。”

“这次回来之前,我从瑞士专门聘请了两位特护,她们在照顾瘫痪需要复健的病人方面非常出色,”谢鹤圃笑得精神矍铄,“以后由她们来照顾瑄儿,你就可以专心工作了。年轻人嘛,还是事业最重要,就算是女孩子也如此,照顾病人就由专业人士来做吧。”

叶婴一时静默。

“而且,瑄儿和明美就要结婚了,如果还请你天天贴身照顾瑄儿,怕是有人会说闲话,对他们、对你都不好。”谢鹤圃目光慈祥地说,“叶小姐,你看这样如何呢?华菱想在公司附近买套公寓送给你,一来方便你上下班,二来也表达我们对你的感激之情。”

果然是这样。

昨晚,谢华菱唤她出来,神情复杂地告诉她,希望她能够尽快搬出去,作为补偿,她会将公司附近繁华区的一套公寓登记到她的名下。

比起谢华菱的单刀直入,谢老太爷的说话方式要温和妥帖许多。

“我可以不走吗?”

缓缓抬起头,茶气将叶婴的眼睫蒸腾得幽黑濡湿。

“这几个月照顾二少,我已经熟悉二少的身体状况以及喜好,您请来的特护肯定是好的,只是我担心二少未必会接受。”

“瑄儿是懂事的孩子,”谢鹤圃叹息说,“就算刚开始会不习惯,时间长了他就会接受。”

“就像接受森小姐吗?”

眼睫上的湿气散去,她轻声问,眼珠黑白清澄。

“……”

谢鹤圃不语,慈笑着向壶中冲了些热水。

“哪怕森小姐在二少重伤的时候解除了婚约,哪怕森小姐喜欢的是大少,哪怕,”她的声音更轻,“哪怕二少亲口对您说,他喜欢我。您还是坚持二少与森小姐结婚吗?”

热水缓缓注入壶中。

谢鹤圃神色未变,已有老年斑的右手依自很稳。

“谢老先生,您很喜欢森小姐,是吗?”叶婴轻声说,“您喜欢森小姐,想让她成为您的嫡孙媳妇。可是,您想过她的感受吗?如果不是深深地喜欢大少,她怎么会冒着不惜名声受损之险,也要坚决解除婚约呢?让她嫁给一个不爱的人,她会幸福吗?”

“她是个傻丫头,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。”谢鹤圃摇头长叹。

“那么,您知道吗?”叶婴抬起眼睫,“让相爱的人无法厮守在一起,您觉得,这样是最好的吗?”

茶室中,谢鹤圃缓缓执壶,为叶婴续满杯中的茶水。叶婴躬身行礼,双手接过。

“叶小姐的言辞很锋利啊。”

放下紫砂壶,谢鹤圃抚须一笑,说:

“我年纪大了,老眼昏花,看人未免有时不准。但瑄儿和明美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两人对彼此的心思还是能看清楚的。”

“明美对瑄儿一往情深,瑄儿也对明美另眼相看。只是瑄儿生性淡静,明美是小姐脾气,才会闹别扭,故意同璨儿一起去气瑄儿。呵呵,明美这丫头闹别扭,瑄儿也跟着闹别扭,居然当着她的面说喜欢你。”

茶水很热,叶婴的唇片被烫得瑟缩了一下。

“孩子们年轻不懂事,走错了路,自然要将他们拉回来。”端起茶杯,谢鹤圃缓缓饮了一口,“那晚宣布他们的婚期之后,我看到明美推着瑄儿去了花房,他们在那里待了很久,瑄儿最后拉住了明美的手。”

叶婴垂下眼睫。

双手捧住略烫的紫砂杯。

“整桩事情里,最对不起的就是璨儿和你。”谢鹤圃叹息,“叶小姐,你心里的想法我可以理解,我只是想知道,有没有什么地方,是我可以代表谢家来感谢和弥补你的。”

叶婴思考着,良久,她扬起睫毛,望向谢鹤圃。

“高级定制女装的项目,由设计部总监森明美和副总监叶婴共同负责,成立两个项目小组。”三天后,集团的董事会议上,不理会森明美惊愕的目光,谢华菱扫了眼暂代越瑄坐在主席位置上的越璨,说,“公司将分别出资,让两个项目小组独立运行。半年后,谁能将高级定制女装项目做得更有成色,谁就将正式全权负责它。”

消息传回设计部时,翠西高兴得简直要傻掉了。呆了半天,她激动得有些手足无措地问叶婴:“那……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?叶小姐,请你分配给我任务吧,我能够做些什么?啊,对了,我、我最近新画了很多设计图,叶小姐你可以随便用!”

乔治也回来了。

他的鼻翼上又新打了一个洞,挂着一只古银色的甲壳虫,吊儿郎当地坐在设计台上,他斜瞅着叶婴,鄙视地说:

“是你男人帮你争取的?靠,女人就是好混,下辈子老子也换个女人当当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现在就是女人。”叶婴淡淡地说。

“什么?!”

“酸气冲天,牢骚满腹,遇到困难就逃走,看到机会就回来,”叶婴笑了笑,“你确定你不是女人?”

“你--”

乔治气得浑身发抖。

“这是形象店的装修设计图,”从自己的设计台上拿起一本图册,叶婴交给翠西说,“地址在银座广场东侧入口外b座12号,由你负责装修。”

“是,叶小姐。”

翠西接过图册翻看,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,不解地正想询问,乔治强忍住羞恼,问道:

“我呢?我干什么?”

叶婴打量了他足足一分钟,问:

“你还会再跑掉吗?”

“……”乔治梗着脖子,尴尬地说,“不会了。”

总裁办公室。

“她居然真的接受了。”

既吃惊又不屑,森明美端起手边的咖啡,心情复杂地说:“我还以为她至少是聪明的。她费尽心思才接近瑄,现在为了高级定制女装项目,居然就可以舍弃瑄了吗?”

“那你去劝劝她。”

越璨一边翻阅着文件,一边漫不经心般地说。

“开什么玩笑。”

轻轻白了他一眼,森明美啜了几口咖啡,说:“我早就知道,她接近瑄不过是为了能飞上枝头变凤凰,没安什么好心。现在爷爷希望我跟瑄在一起,估计她是眼看着没有机会了,才要求进入高级定制女装项目。”

“不过--”

森明美皱眉。

“她干脆要一大笔钱多好,就算她再狮子大开口,看在照顾瑄的情分上,爷爷和谢夫人也会同意的。为什么非要挤进这个项目里来,给我找这么多麻烦!”近两年来,她投入了很多心血在高级定制女装项目上,现在终于筹备得差不多了,却横插进来这样一桩事。

“蠢女人。”森明美嘲弄地说,“她以为,能够画出还不错的设计图,能够剪裁出来,就有资格跟我竞争了吗?她倒是有野心。”

“她一点机会也没有?”

笔尖略顿,越璨没有抬头。

“是的,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!”

将咖啡杯放在旁边,森明美沉吟着说:

“高级定制女装的市场并不大,每件定制时装最便宜也要上万,甚至十几万、几十万,所以高级定制女装的客户群人数很少,且全部集中在上流社会。”

“唔。”越璨听着。

“而上流社会的名媛、贵妇们,都是眼高于顶的。她们一般直接购置国际大牌的时装,偶尔定制一两件高级女装,也都是选择国际顶级名牌。高级定制女装市场,不是同国内几家竞争,而是在直接同国际各顶级高级定制女装竞争。”

森明美缓缓摇头。

“以我父亲长年在国际时尚界积累的影响力,以及我同上流社会名媛贵妇们的交往程度,尚且心存忐忑能否真正打开高级定制女装市场。叶婴她名不见经传,又来路不明,高级女装的客户群不可能会接受她。”

“你十分确定她必败无疑?”

在文件的最后一页签下名字,越璨懒懒地向后靠在椅背上说。

“……”森明美审慎地又想了想,“是的。”

“那么,何必手下留情呢?”走到森明美的身旁,越璨低头吻住她的面颊,在她的耳边说,“如果这次将她彻底击败,你可以永绝后患。”

被他的嘴唇温热地亲着,森明美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,任由他狂野的男性气息包围住自己。他的吻似有若无,徘徊在她的耳畔和脖颈,她忍不住低喃着,向他伸展出更多的颈部肌肤,想让他吻得更多些、更深些。

“啊……”

被他挑逗似的亲吻着,密密麻麻,却又仿佛每个吻都落不到实处,森明美颤抖着低喃一声,转过身环抱住他,仰首向他的双唇吻去!

“嘘--”

越璨坏笑着闪开,眼底深深地望向她,说:

“你是我未来的弟媳,我可不敢碰你。”

森明美脸颊飞红,恼得用力捶了他的胸口一下,恨声说:“你明知道!为什么还要这样怄我!”

抓住她的手,越璨凑在唇边吻了吻,挑眉说: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你没有拒绝老爷子的提议,还知道,你嫉妒叶婴,是因为她是比你更能接近越瑄的女人。”

“我嫉妒她?”

森明美的脸色白了白。

“她只不过是一个满腹野心,又贪婪又蠢笨的女人,瑄允许她接近也不过是……”咬咬牙,她说,“……不过是因为瑄气不过我和你的事情,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

“哦?”

越璨挑眉一笑。

“明美,你也是贪心的女人啊。你想要我,但是看到瑄身边有了别的女人,又会不甘心。难道,你一定要我们兄弟两个,为了你大打出手才满意吗?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森明美气得脸色煞白,狠狠将手从他掌中抽出来。

“你居然这么说我!我对你的一片心,你一点都不了解吗?我为了你,跟爸爸闹僵,惹得爷爷不开心,伯母也讨厌了我。我不喜欢那个叶婴,只是讨厌她居心叵测,怕瑄上了她的当。我……我……”

唇色也渐渐变白,她呆呆地望着他:

“……我有时很害怕,会常常觉得,你并不是爱我。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伯母,才会故意招惹我,你只是想要抢走我,来气伯母。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“你甚至都没有吻过我……”

这是森明美的一块心病。

无论是怎样浪漫的氛围,甚至是她不顾女性的矜持,主动去吻越璨的嘴唇,越璨都总是轻巧地闪过去,至多吻向她的面颊、耳畔和脖颈。越璨对她的身体似乎也没有**,无论她穿得多么性感,做出什么样的暗示,越璨也总是笑笑的,好像浑然不懂。

而她,也没有真正碰触过越璨的身体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